一只兔子

【盾铁】Phantasus.17

文笔太赞了

_山鲁佐德_:

*前篇戳我

 

 

 

 

24.

 

 

 

 

“欢迎回来,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通过门禁,他已经好些天没有来斯塔克大厦了,复仇者们的谈话也搬到了他自己的公寓里面。电梯门打开,他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身旁的那些房间都静默不语,大厅的沙发和会议室的椅子们盯着他,保持同一战线,它们把寂寞排列的整整齐齐来佯装声势浩大,抵触着每个外来者。只有他们的主人来到这里,才能让它们在吱呀的扭捏和旋转里找回活泼泼的生气来。可它们的主人也很久没有回来了,它们是托尼在召集复仇者后才新购置的漂亮拉风的家具,而现在像是崭新的礼物,还未拆开就已经尘封。

 

他是回来取东西的。那次吵架后他直接离开,很多东西都还留在自己房间里。当时他以为自己还会继续住在这里。

笔记本,剃须刀,画板和架子,衬衫,毛衣,外套,零零碎碎的小物件,他不紧不慢地整理,把它们放进行李箱。外面是阴天,乌云几乎要漫过窗户涌进房间里,天光昏暗,他从衣柜里拿出最后一件衬衫,轻轻将脸埋进去,衣服被熨烫的平整舒服,领子上还有淡淡的柔软剂的清香,他没买过这个牌子,这是只有在托尼这里才会有的味道。

即使它已经被洗的很干净了,洗掉了所有和托尼有关的汗水、香水、气息……可是还是能闻到,能感受到,整个房间,整个屋子,整个人,它们是悄然潜入生活深处的右下方页码,均匀分布,清晰可见,无论是在城市另一头的监狱里,还是在衣服的领口。

 

衣柜空了,他看见放在角落里的那个盾牌,以及下面压着的礼物盒。托尼送给每个复仇者的圣诞礼物是他们各自的战衣和武器,没有过问他们是怎么保管的。于是史蒂夫把美国队长的制服重新叠好放回盒子里,与盾牌一起丢在柜子深处。迄今为止他只拿那个盾牌做过一件事,那就是在还未想起一切的时候去被袭圌击的博览会场救了托尼,帮他挡了一下掉落的栏杆。

他看了那个盾牌一会儿,合上柜门,一切陷入黑暗。他没有带走它。

 

等史蒂夫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了佩珀,和她身边的那个老人。

“罗杰斯先生。”佩珀一板一眼地打招呼,史蒂夫认为她没有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滚出大厦已经算是非常克制了。他的重点在佩珀身边的那个人身上。

“玛利亚·斯塔克。”老太太自我介绍。

史蒂夫仿佛被人从地上揪起来一样,他半张着嘴,然后松开握着行李箱拉杆的右手,动作太急让行李箱发出了很大声响。“史蒂夫·罗杰斯。”

老太太跟他握了握手:“佩珀刚刚还跟我提起你。”

史蒂夫觉得异常窘迫,那肯定不是什么很好的评价,毕竟自己之前作证把她的儿子送进监狱。“我以前没听托尼说起过——你们原来……”

他有太多疑问,这个梦境里的霍华德夫妇还在世?他们不是在十多年前就离开了吗?霍华德在哪里?为什么托尼没有对他提起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人提起这件事?

“你是托尼新交的朋友,是吗,你们一直共同行动。”

史蒂夫点点头。

“那我们需要好好聊一聊,我们和托尼六个月的约定到期了,我想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事。”玛利亚心平气和,语气坚决。

 

 

时间倒退回两周前。

 

“我不会作证的。”

史蒂夫阅读那些已经做好的辩护条例,抬起头冷冷地说道。

希尔和弗瑞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我就知道”。

“虽然我的证词都是真的,但我清楚,你们会把事实歪曲成什么样子。”

那天傍晚希尔来找他,希望他做原告证人。第二天他见到了尼克·弗瑞。他们两个都已经恢复了记忆,上次布鲁克林那家医院的事件发生后,就有一部分人恢复了现实世界的记忆和意志,包括史蒂夫自己。娜塔莎最初的情报没有错,那里是梦境支点之一,被炸毁后确实带来了一定好处。巴基办的那个论坛上的人,基本都是已经恢复记忆的群众。

但他不懂为什么站在他们这边的局长和副局要为扳倒托尼努力。

 

“你以为政圌府会放任斯塔克继续待在家里优哉游哉地研究密码吗?”弗瑞说,“如果托尼胜诉,他们会把和他有关的一切人抓进去,以各种理由。巴顿本身就在受FBI监视,他在处置恐怖分子的问题上违反了上级命令,判他重罪轻而易举;黑寡妇之前入侵过斯塔克大厦,偷过文件;至于你和班纳,你们把恐怖分子遗留下来的机器私自带回家,还花心力去研究,想要把你们打成恐怖分子同伙真的太容易了。到时候拿你们威胁斯塔克,你觉得他还能心无旁骛地研究密码吗?”

他把胳膊撑在桌子上,瞪着史蒂夫,弗瑞现在有两只完好的眼睛,让史蒂夫看着有点不习惯,好像被两个弗瑞监视一样——翻倍的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把托尼抓进去后,他们就不再抓其他人了?”

“因为没有必要了,斯塔克入狱后你们群龙无首。再抓你们反而会让群众生疑。”

“你说对了,把他抓进去后我们群龙无首。所以不能这样做。”

弗瑞直起身子,淡淡笑了一下:“不,我们还有另一个领袖。幕后的。”

史蒂夫没说话。

“队长,为什么你开始不相信自己了?”

“我没有不相信自己。我坚信我的选择是对的。”

“可你却不觉得自己能承担起所有这些事了。你不认为自己是领袖。”

“因为我不是另一个世界的美国队长,我身上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我没有这个能力,会把大家带垮的,”史蒂夫回答,“凡是我能做的事 ,我会竭尽所能,但如果谈到主持大局,我们需要现实世界的托尼。”

 

弗瑞看着史蒂夫,即使说着否认自己的话,这个家伙依然显得笃定又冷静,只要看着那双坚毅的蓝眼睛就几乎要被说服。

“没这种事。这场官司托尼必须输掉,他在监狱也许还能继续研究密码,我是那里的高层,不会让他吃亏的,但如果你们全部沦为人质,他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即使他再自信,也不会拿你们的命和解出密码赌,”他说,“而且你作证的话,也许还能加入证人保护计划,就算没有,既然他们需要你帮他们打赢官司,就不会动你。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是吗?”

史蒂夫低下头又看了一遍那个辩护计划。

“当然,如果你这么做的话,有人会误解你。”希尔看了眼弗瑞,好心地补充。

“这没什么。我只想确定这样做对大家都好。”

“呃,显然,这样做对你和斯塔克都不好。”弗瑞毫不掩饰。

史蒂夫说:“按计划来吧。”

“你不告诉斯塔克吗?”

“就这个案子来说,大概他也愿意输掉官司,我了解他,”史蒂夫站起身来,“如果R真的因此而死的话,他不会原谅自己。他在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希望在R离开人世之前改变命运。太多事让他等不及。”

他说着,轻叹一口气。“天啊。”

“什么?”

“我和他吵架的时候,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希尔大为讶异:“你们吵架了?”

“我希望没有,”史蒂夫说,“我希望我们没有吵那一架,我希望那天我们都能冷静下来理解对方背后的原因。”

他转过来看着希尔,轻轻笑了笑:“可惜当时谁也没有做到。人总是无法避免地失去控制。”

 

 

主编坐在椅子上,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等待。

不一会儿,他看见托尼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身后的警察将门关上。“15分钟。”

托尼目前被拘留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的拘留室,这场官司打了好些天,即将迎来最后的判决,但在此之前他拒绝见任何人——除了休先生。

“你不能不见你的朋友们,他们很担心你。”主编劈头盖脸地开始教训托尼,眼见托尼现在的境况大不如前,他竟然产生了邪恶的快感。托尼在他的对面坐着,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的胡子修剪得没那么精心了,脸色也变得很差,眼睛下面挂着深深的黑眼圈,脸颊些微地凹陷进去,他确实瘦了不少,主编认为这个不是错觉,他甚至能在宽大的衣服里安静地缩成一团,那副恹恹气血让人觉得只要给他一拳他就会倒在地上。

“你不愿意见你的朋友,却来见我,好大的荣幸啊。”主编笑。

“我见你是因为我不喜欢你。”托尼面无表情。

主编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得啦,不管这个人看上去多虚弱,一开口还是那个托尼·斯塔克。

“跟喜欢的人说话难免要浪费时间,我现在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他说,“外面有什么消息吗,R现在怎么样?”

“R还在昏迷中。她的母亲坚决不拿掉维持生命的机器,医生们都劝不动她。”

“很好,让她千万不要放弃,千万不要。”

“你还在研究那个密码吗?在这里应该没有条件吧……”

托尼烦躁地说:“是啊,这里他妈的连个计算器都没有,我只能要来一叠一叠的纸片,拿铅笔演算。”

主编愣了几秒,然后服气地闭上嘴巴。

“有没有人找其他复仇者的麻烦?”

“没有,恭喜你拉住了仇恨值,”主编说,“他们的聚会大概放美国队长家了。”

“挺好的,照这样来说已经可以把斯塔克大厦炸掉了,我需要你去通知佩珀——”

“说起这个,你的母亲回来了。”

 

托尼停住了话头,他的眼睛瞪大了:“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乌托邦里的霍华德夫妇对外宣布是离世了。可她回来了,佩珀知道你不见他们,拜托我通知你,你的母亲回来了,你的父亲也回了纽约,但他一直在一家私人医院卧床休养,从夏天结束的时候就病的很严重了,可能剩不下多少时间,希望你能——”

“闭嘴!”

托尼的反应把他吓了一跳,托尼站了起来,主编看见他的耳朵红了,手也在微微颤抖。他重复:“不可能。”

主编试图劝慰:“毕竟是在乌托邦里嘛,他们没有提前离开人世也是正常的,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他把一张纸片放桌子上推给托尼,“这是那家私人医院的地址。”

“很好的机会——让他们来监狱探视我吗?”托尼说,“你觉得现在的我还不够糟糕吗?”

他没有理睬主编的呼唤,踢开门,径直离开了探视的房间。

 

 

R的案子于下午两点开庭。

 

史蒂夫站在二楼的席位,来观赏最后判决的人挤满了大厅,虽然还未开庭,但结果几乎已经尘埃落定,观众们有人用眼看有人用心看,有人好奇有人不甘心,有人盼着异类被就地正法,有人捂起脸不愿接受现实,还有人坐在角落里沉思,认为自己独立出众,能保持客观思考出一个公平的结局。每个人都无法理解他人。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在这个法庭上接受审判。一方看客,五味杂陈,八方混战。

中午的时候史蒂夫还在和那个论坛的人开会,他们在不断向外放出关于梦境与现实的议论,巴基开玩笑地说,如果社会舆论有人形的话,大概也算是最强反派之一了,只可惜我们还不能判处他有罪,而是要招入麾下。史蒂夫回答,因为所有人都是同谋,我们同罪,无可幸免。

 

他盯着托尼走上前来,进入被告席,他看不清他的表情。这时史蒂夫才发现,在密密麻麻的众人检视下,托尼竟然也会显得普通甚至弱势,可他明明那么耀眼,他明明不该深陷在泥淖里任人指点。

史蒂夫想起了在这个梦境里,两人相识之初,第一场博览会,托尼卖出的那个反应堆装置。一切恍若重现,反应堆发出的那抹蓝光盈盈地亮着,在世界中心接受审视,傲然已经被剥的干干净净。它努力地握紧拳头,想挣扎着站的更直一点,想尽力更有气魄一点。

也许因为看得实在太久,那干净的蓝光几乎让眼睛落下泪来。可它早就被卖掉了。史蒂夫再睁开眼,面前什么都不剩。媒体的镁光灯闪过,摆放在大厅里的所有摄像机都开始工作,托尼安静地站在那里。拍卖开始,整个世界被拉入这场荒唐竞价,无人可以幸免。

 

正在此时,史蒂夫瞥见了后排闪过一丝奇妙的亮光,他甚至怀疑这是自己潜意识看见的,定睛再看时,那个人没有出现任何异样,来自战场的敏锐却让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他目光锁定那个陌生人,直到看见对方放在膝盖上的手静悄悄地缩了回去。

 

“托尼!”

 

他直接从二层的看台跃下,摔在下面的桌子上。枪声响起,剧烈声响和大厅内的混乱尖叫融为一体,所有挤在座位上的人纷纷四散逃离,史蒂夫从桌子上滑下来,他既看不见持枪者也看不见托尼,人群向出口涌来,把史蒂夫往后推,他踉踉跄跄地拨开人流,冲着里面吼道:

 

“托尼!”

 

枪声又响了,这次史蒂夫看见了那个持枪者,他从背后扑倒了那个人,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沿着大厅墙边的阶梯滚下去,史蒂夫感到背脊磕在那些棱角上,一阵酸麻。袭圌击者的手枪脱手,顺着地板滑向墙角,视线被人群遮挡。警报声大作,武装警察冲了进来,他们一边疏散人群一边指挥道:“看好嫌疑人。”

 

听到这句话后史蒂夫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那个袭圌击者从晕眩中缓过神来,没有理睬史蒂夫——此时他还躺在阶梯上,没从疼痛中站起来,他眼睁睁地看着袭圌击者消失在人群里。

 

等史蒂夫冲出大厅,外面已经被控制住了,在穿梭疏散的人群里,他看见了熟悉的背影,托尼被一行武装的特种警察带着拐过了走廊尽头,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站在那里,旁边的警察大概看出了他想追上去,拿胳膊挡住他。“先生,请从安全通道离开。”

史蒂夫没有动,他还是望着那个已经空荡下来的走廊尽头,他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那个袭圌击者没有被抓住,托尼依旧有被刺杀的危险。

身边的一切仿佛陷入时间停滞,史蒂夫感到全身发紧。

“砰——”

枪声响起,史蒂夫拔腿向托尼消失的地方奔跑,把呼喊和怒骂甩在身后。

 

 

他奔下楼梯,枪声又响了起来,连着三声,下层楼梯间的玻璃门后闪过制服的身影,他跳下去,一脚踹开了门,同时应声贴地,右肩再次被地板砸得生疼,他双手持枪瞄准门后的情况,在抬眼看见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时,举起胳膊,子弹击中了那个人的下腹。

是穿着制服的警察,那人吃痛跪倒,史蒂夫打量了一下这个走廊,干干净净,这层楼的办公人员应该都已经撤离了。他走上前,把那人的枪缴下:“你不是警察,你们是刚才那个刺客的同伙?其他人呢?!你们押送的嫌疑人呢?”

那人没答话,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夹杂着痛苦和得逞的微笑。

“你们别想给人洗脑那些狗屁梦境的理论,如果被发现你和他在一起,你也会被杀掉的,想清楚。”

史蒂夫骤然瞪大眼,弗瑞说得没错,现在除了巴基组织的那个论坛赞成钢铁侠的梦境说法,还有一部分反对这个说法的激进分子。刺杀行动早有预谋。

 

托尼藏在四楼的储物柜后面喘气,他在史蒂夫发出的警告声里躲过了前两枪,被一群武装警察带走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因为走到下面的拘留室要往相反的方向。他趁他们不注意逃脱,左臂被子弹擦伤,不过这个代价是值得的。

外面有动静,托尼听着对方搜查的脚步临近,环顾四周,然后打开窗户跳到墙上挂的空调机上。风和车流声灌进他的耳朵和视线,他朝下望了望,踩着管道继续向下攀爬。右手的汗让他差点没撑住,他勉勉强强地歪下身子,荡进了下层楼的窗户里。

 

托尼继续快速在走廊上走着,方形的楼层结构里,要到达楼梯口还需要走完正方形的两条边,方形中间的树木和雕塑挡住了他的视线,等他看见自己要左拐去的走廊里有三个警察装束的人时,已经晚了。

托尼绝望地想:是友军是友军是友军一定是友军……毕竟现在刺客伪装成警察,万一走过来的是真正的警察呢。

带头的那个警察端起了枪。

靠。托尼在心里骂。

那个人开始跑了起来。

托尼觉得自己如果也往后逃跑的话是铁定要挨枪子的,而且别想再站起来了。他的目光投向旁边墙上的火灾警报器。

进入射程。托尼移动脚步向那面墙。不过几秒钟的功夫,那个人居然从了托尼的心愿,向那面墙开枪,并刚刚好击中那个装置。

水花四射,跟在后面的那两个同伙叫了起来,他们大声抱怨,而面前的这个敌人揪住了托尼,他们两个都被浇了一身的水,两个人湿漉漉地对视一眼,那人开始发枪。

“啊!”托尼发出尖叫。

“砰——”

“我的腿!”

“砰——”

“我的肚子!”

“砰——”

“啊啊啊啊我动不了了!你们跑不掉的,我还有准备为我劫狱的伙伴呢,敢走下楼你们就完了!”

那人钳住托尼的双手:“那我们试试,有你当人质,看他们敢不敢。”他往后一摆头,对那两个同伙说:“我带他下去,你们拦住警察,告诉这边已经有人搜索了。”

“把你和他拷在一起,别让他溜了,这家伙狡猾得很。”其中一人说。

他从善如流地掏出手铐铐住托尼和自己的手,那两人微微发懵,看他拖着大声嚎叫的总裁下楼去了。

 

 

“你能不能不挂在我手臂上了,快点走好吗。”

史蒂夫一边下楼,一边觉得自己胳膊上缠了一个树袋熊。

“我看你演的那么投入,不好意思不配合。”托尼放开史蒂夫的胳膊,不过刚刚这家伙钳住自己的手的时候,劲还真够大的,手腕上已经多了一圈红印,不敢想象如果这个是四倍力的史蒂夫会怎么样。

“浮夸。”史蒂夫轻声说,忍不住带上了笑意,只是隐藏在特警面罩下不甚清晰。他从怀里拿出一把手枪递给托尼,“第一个刺客掉下的枪,我捡到的,你拿着吧。”

托尼接过枪,又对上史蒂夫的眼睛。史蒂夫说:“你受伤了。”

“小事,”托尼看了眼左臂,那里的伤口还在缓慢渗血,“倒是,你能赶紧把咱俩的手铐解开吗,跑都跑不动。”

“我没钥匙。”

“哈?”

“我从一个被我打昏的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可能太急掉了什么。”

托尼瞪着他:“你一定是故意的。”

“……我故意什么了?故意拿手铐不拿钥匙?”

托尼停下脚步,换了戴手铐的手拿枪,另一只手伸进史蒂夫的制服里搜索:“我不信你身上没有钥匙!”

史蒂夫哭笑不得,他象征性地挡:“托尼,别闹了,我们得赶紧走了。”

两个人像幼稚的小朋友一样纠缠了一会儿,然后在某一个瞬间,史蒂夫抓住了托尼的手,胳膊尴尬地停在半空中,他们都安静下来。托尼默不作声地看着对面这个人,他有多久没有与他对视了,没有回应的目光穿过了多少时间和距离,才能最终找到那个落脚点。

托尼放下手,他说:“你不该来的。”

史蒂夫说:“是,我不该来的。”

 

枪声响起,下面已经有人追上来发现了他们的伎俩,两人只能重新往上逃跑。整栋大楼都已经被封锁,连警察都退了出去。他们只能往上跑,不知道哪里是终点,也不知道去哪里才能逃脱。一介超级英雄被这些家伙逼到走投无路真的很可笑,托尼这样想着。身后气浪汹涌扑来,史蒂夫按住他的头,两人一齐趴倒在地。那些人居然用起了小型燃烧弹。

两人被烟呛得咳嗽不止,燃烧弹炸开的气流把他们拍往不同的方向,手铐锋利地锁住他们的手腕,一阵生疼,好像骨头都在被撕扯撞击。

托尼拖着史蒂夫一起藏身到旁边的会议室。他们靠墙坐着,冷汗淋漓,凶猛地喘着气。

“我没跟你闹,史蒂夫,赶紧把钥匙拿出来打开手铐,”托尼吼道,“他们要杀的是我,不是你,你给我出去!我们两个在一起是逃不掉的,他们仇视一切和我有关的人!”

“打开手铐你就会摆脱我,把我推下楼不让我能跟上你,甚至走到那些人面前任由处置,”史蒂夫说,“别想了。”

“你他妈的非要我把手砍掉是不是?”

史蒂夫再次抱住对方扑倒在地,又一个燃烧弹追了过来,会议室外侧被炸裂,碎石灰尘落了他们满身,史蒂夫保持着那个扑倒托尼的姿势与他面对面,自由的那只手撑在他的脑袋边。托尼躺在下面,觉得史蒂夫近得可怕,这个人居高临下,非常生气,他冷冷地说:“我不会让你砍断你自己的手的。想打开手铐的话,除非你来砍断我的手,有胆量就试试看。”

托尼瞪了他一会儿,然后一把将他推起来:“跑。”

 

他们在燃烧的走廊里奔跑,身后的火焰如同巨大而绚丽的幕布,他们被拷在一起的手十指相扣,各自肚子里还窝着火,两人都在内心劝服自己说这只是权宜之计,不牵手的话跑起来肯定会胳膊打架然后摔倒的,然而彼此手指缝隙里散发的力量并不是坏东西。那种力量既不是能支撑你前行的动力,也不是能给你安全感的保护,那种力量甚至与你无关,但你知道无论如何身边的那个人都会撑下去的,那个人永远不会被打垮,那个人永远会毫不犹豫地做出牺牲,那个人永远不会妥协,你只需要知道身边有这么一个家伙就够了,无论他是站在对面与你抗衡,还是像现在这样和你一起和死亡叫板,你都不会觉得孤单。

这个世界多么糟糕,让人绝望,但至少还有一个人和你一样,很顽劣,不服气,非常固执,一无所有却毫不动摇,让人心生暖意。托尼感觉非常痛快,也无比满足。

 

“我能提醒一下,我们现在混得有多惨吗?”托尼边跑边喊道。

“什么?”

“黑道白道都想置我们于死地,你没血清我也没盔甲,复仇者一个都不在,还不够惨吗!”

“再加上一条,等他们发现我们的尸体的时候还是被手铐铐住的。”

“哈哈哈哈你猜他们决定先砍断谁的手?”

“没什么差别,毕竟我们手上都没戴戒指,如果他们看见戒指说不定会心软一下。”

“哇,队长,你一定是在求婚!”

“现在跟你求婚有什么好处?逃出这栋楼我们就回去结婚?不,我要收回这个flag。”

“我接受了,你不用说了!”

“我什么也没说好不好?!”

“我听见你的心在表白了,你说的每句都对,我就是这么有魅力。”

“你的耳朵长在四次元吗?!”

“谢谢了,我也挺喜欢你的,虽然你有时候特别招人烦,但总的来说,你还是个不错的家伙,不应该死在这里。”

“没见过这种夸人法,你省省力气留着逃跑怎么样。”

说完这句话,史蒂夫突然感觉手指间的力量松开了,他讶异地扭过头,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旁边的电梯门轰然洞开,原来电梯竟然没有被紧急制停吗,他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推了进去,而托尼在原地停住了。

 

“你以为我真的没法在你身上摸到钥匙吗,想控制我的话,你有胆量也可以试试看。”他站在外面,将那只手铐扔在地上,枪声迫近,电梯门逐渐合拢。

“托尼,不!”

史蒂夫扑上前去,托尼的脸庞消失在电梯门后,他最后给了他一个笑容,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嘴角扬起,眼睛里都是笑意,非常痛快,也无比满足。

 

电梯开始下降,史蒂夫拍打那些楼层按钮和坚固的门,都没有用,按钮全都不起作用,只有一楼的那层亮着,而他也没有徒手拉开电梯门的能力。

有人早就修改过控制电梯的程序。托尼早就知道可能会有刺客来杀他。只是他没有想到敌人会有这么多,也没想到史蒂夫会来救他。这本是他给自己准备的逃生通道,史蒂夫是他未来最大的变数。

 

 

 

 

TBC.


评论(3)
热度(22)
  1. Charley.Lambert_山鲁佐德_ 转载了此文字
  2. 粉条子_山鲁佐德_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只兔子_山鲁佐德_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文笔太赞了

一只兔子

漫威铁罐中心
此处为各种搜集的仓库
爬墙中=(:з」∠)_归期不定

© 一只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